无机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发达国家青睐中国国债日本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8:18 阅读: 来源:无机纤维厂家

发达国家青睐中国国债 日本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日本财务大臣安住淳3月13日表示,经中国许可,日本获准最多可购入65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103亿美元或8450亿日元)中国国债。购买资金则来自日本的外汇资产。  分析人士认为,此举意味着日本将成为首个持有中国国债并将其纳入外汇储备的发达国家,将会对其他发达国家起到一定的示范作用。  针对购买行动将具体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日本政府相关人士昨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将视中日两国当局今后的协议而定,目前只是一个初步的意向,具体细节都没有确定。不久之后两国的相关部门将进入具体事务层面的协商,预计会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安住淳也表示,购入中国国债的一些技术性手续等还需要几个月准备时间,日方届时将根据市场动向判断购入中国国债的时机。  “此举意味着日本将成为首个持有中国国债,并将其纳入外汇储备的发达国家,此举对其他发达国家也是一个示范作用,成为其他发达国家购买人民币债券的一个参照和先例。”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向本报指出,日方宣布要购买中国国债,间接回应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呼声,适应了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而此前,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主要西方国家反应和支持很少。  东方汇理银行亚洲高级策略师高德信也对本报表示,日本的购债倾向暗示其“在人民币通往国际的准入证上贴上日本的赞成邮票”。高德信和其所在研究团队注意到,日本是在“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暗投”支持票的国家。  高德信的“联想”并非特例。亚洲外汇网分析师章大卫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也称,日本有意购债,一是因其看好人民币国际化前景,二也可见日本对中国经济最终实现“软着陆”有信心。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经济学家邢予青则解读认为,日方意识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已经开始,未来10年至20年内人民币至少会成为一个区域流通货币。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对本报称,到目前为止,宣布把人民币资产列入储备资产的国家里面,日本是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最高的一个国家。日本购买中国国债,把人民币纳入储备资产,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影响和推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除了顺应中国经济实力增长和人民币国际化的趋势,日本巨额的外汇储备或也是其考虑购买中国国债的重要因素。  梅新育称,因为目前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在呈现跌势,但是日本央行外汇储备规模巨大,这样的举措可被理解成对中国经济和人民币资产长期前景的看好,同时也是出于其外储资产多元化的需要。  宋泓指出,对日本而言,此举还有利于缓解日元汇率过去一直面临的升值压力。此外,“从单纯投资角度来讲,肯定收益率也不错。因为有人民币升值的趋势,再加上中国国债数量少,风险小。”他说。  日本财务省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底,日本外汇储备再创历史新高,达13066.68亿美元,比前一个月增加108.27亿美元。而从美国财政部公布的2011年11月外国美债持有情况来看,日本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债第二大持有国,总计持有10582亿美元的美债,较此前一个月减持86亿美元。  日本经济评论家小田切尚登表示,在欧美等国受困于财政危机和景气低迷之时,中国经济依然持续增长,因此“将(中国)作为投资对象也不错”。  据上述日本政府相关人士透露,650亿元人民币的购入额度是由中方确定的。而针对此额度,安住淳在昨日的记者会中表示:“从强化中日两国经济关系这一投资目的来看,(650亿)是合适的规模。” 他并称,考虑到日本在外汇资产运用方面的各种情况,一开始小额购入中国国债比较合适。  对于今后日本会否持续购买中国国债的问题,上述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表示,出于稳健的考虑,日本政府短期之内不会有更大规模购买中国国债的打算。  而中国央行副行长、国家外管局局长易纲在3月12日答记者问时则表示,中日两国在双方固定收益市场上,特别是国债市场上,“相互的投资和共同的合作、共同的发展,潜力还是非常大的”。  实际上,早在去年年底,日本首相野田访华期间,中日两国领导人就加强合作特别是在金融方面加强合作达成了许多共识,包括人民币和日元在跨境贸易中的使用,包括人民币和日元的直接交易,也包括双方在债券市场上互相投资。  此后,日本“挺”人民币举措不断。去年12月底,日本野村控股获批QFLP(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试点资格,成为国内首个获此资格的日本金融机构;今年1月,日本瑞穗实业银行在日本国内推出人民币贷款业务,日本大行国内首发人民币贷款。  而央行2011年12月25日的一条题为“中日加强合作发展金融市场”的新闻稿则称“日本当局投资中国政府债券的有关申请程序正在进行中”。  对此,梅新育说,中国和日本是外汇储备总额最高的两个国家,首先要规避美元和欧元资产的风险;其次是要相互提携,从而提升整个东亚货币体系的国际地位。所以中日两国相互购买了对方的国债。  “虽然这是一种正常的储备管理的举措,但是如果放在更大的背景来看,也可以看作是东亚金融合作又迈出了一大步。”梅新育说。  3月12日,易纲在答记者问时说:“我们欢迎日方在达成协议的框架下,对中国的债券市场进行投资,同时我们也会在日本国债市场上或者固定收益市场上进行投资。至于说扩大对日元的投资,我们总的原则是这样的,非常希望在一个互利共赢的情况下进行投资。如果说有一个阶段,日方非常担心是不是投资太多了,日元会升值,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少投资一些;如果有一个阶段,大家觉得各种条件都比较好,非常欢迎互利共赢,我们也可以考虑多投资一些。”  梅新育称,从易纲的讲话来看,中日双方不仅将此作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和储备管理的手段,而且还将此举作为双方相互达成默契,相互调控汇率和外汇市场的手段。如果说原来在外汇市场上调控日元汇率只靠日本央行一家,现在则拉着中国央行和外管局,一起进行调控。同理,对于中国调控人民币汇率,也可以拉上日本央行。从总的方向来看,应该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弹性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放松,因此调控的力度、方式、形式也会进一步丰富。  而对于这种合作是否会起到示范作用,是否会继续深化,梅新育指出,此举首先会在东亚乃至亚洲地区起到非常强大的示范作用,它是人民币国际化迈出的一大步,也是东亚金融合作迈出的一步,也是中国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所做的准备工作向前推进的一步。

alevel冲刺班

alevel考试

ib课程培训哪家好

ib数学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