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机纤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纤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典型宽带反垄断

发布时间:2021-01-21 22:32:40 阅读: 来源:无机纤维厂家

11月9日,央视午间《新闻30分》发布了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涉嫌宽带垄断被国家发改委调查的新闻。自《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执行以来,从未有大型央企卷入调查,故此消息一出,引起市场热议,舆论纷纷认为,中国《反垄断法》利剑终于出鞘。

不过,随着调查的展开,一场争论在媒体愈演愈烈。记者调查发现,媒体如此热衷报道这场调查,与某些媒体也是这场反垄断调查利益方有关。发改委对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反垄断调查变成了多方争夺利益的战场,也将影响未来三网融合的规划。

电信联通千亿营收受威胁

公开信息显示,中国联通2011年资本预算开支为738亿元,主要投向宽带和3G深度覆盖上。2011年中报显示,宽带、数据及互联网收入为193.97亿元,在总收入1044.64亿元中的比重为18.6%。中国电信2011年中报显示,有线宽带接入收入为297.6亿元,同比增长13.1%。

分析师陈运红对记者表示,宽带业务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未来的业绩增长点。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对中国电信来讲,其互联网接入收入一年大概有500个亿,对于中国联通来讲一年大概有300个亿。这两家电信公司宽带业务占全国的90%,已经形成垄断,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11月21日,发改委反垄断局分别对北京光环新网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首信网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等5家企业进行调查取证,获得了详细证据,证明联通公司对与其有竞争关系的企业采取了价格歧视政策。

如果经过案审,事实成立定性准确,处罚大概在1%-10%罚款的范围内。这意味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将面临数亿,甚至数十亿元的罚款。不仅如此,一旦被认定垄断,电信、联通宽带业务也将受到冲击,千亿市场将被其他竞争对手“瓜分”。

对于各方面的垄断指责,电信运营商的主管单位工信部通信司有关人士称,基础运营商牌照是工信部按照国务院安排来接管的,发给电信、联通两大运营商是为了互联网的安全可控,而两大运营商与第三方机构接触完全是按照市场行为来操作的,所以不存在垄断的问题。 这名人士辩驳,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占了2/3以上的市场份额很正常。沃达丰在英国无线领域、英国电信BT在有线市场领域也是处于绝对垄断地位。在美国,虽然打破固网垄断,对AT&;T进行了两次分拆,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后来发现固网业务仍然集中在AT&;T及其分拆出来的南贝尔等少数几个运营商手里。

虽然有关联通电信的反垄断调查尚未有定论,但被调查的消息还是让这两家上市公司受到了一定的冲击。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股价在央视报道播出后几乎同时出现直线下跌,中国电信在11月9日上午开盘时股价为每股4.97元,上午最高达到5.01元,而在央视曝光发改委对其宽带接入反垄断调查后的不到两小时,跌至4.78元。中国联通的情形也类似,从开市的16.62元,最高涨到16.72元,节目播出后也大跌至16.10元。股价曲线几乎与电信一模一样。11月10日,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股价继续下跌。

强行清理惹怒铁通举报

此次发改委调查联通电信垄断,源起中国移动旗下铁通被中国电信强制断网,继而奋起举报,并且和这些饱受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欺压”的民营ISP(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商们之间合作的结果。

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是大型ISP,他们向小型ISP提供宽带批发业务的时候,更面向最终用户提供接入零售业务。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同时也向铁通、有线电视网络公司、长城宽带、中信网络等弱势运营商(中型ISP)提供宽带批发业务。

2010年7月份,中国电信大规模清查“穿透流量接入”行动,导致大量的铁通用户因断网或者网速异常而投诉。

所谓“穿透流量接入”,是指其他运营商不以自己的名义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交易,而是通过向第三方购买便宜的流量,然后用来发展自己的固网业务。这一做法被其他运营商普遍采用。

报道称,弱势运营商与中国电信之间的正式结算价格在100万/G/月以上,而第三方企业客户接入则低于30万/G/月。巨大的价差是其他网络运营商普遍采用“穿透流量接入”的主要原因。

2010年8月,中国电信下发文件,要求各分公司对高带宽流量进行清理,除骨干核心正常互联互通点之外的任何网络节点,不得有其他运营商和互联单位等的“穿透流量接入”。 这一举措导致中国移动旗下铁通等运营商损失惨重,大量用户断网或者网速异常缓慢。 据当时受影响最严重的广东铁通统计,在电信开始清查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内,铁通宽带用户申诉达37477件,越级投诉39件,38443个用户没有缴费,有28210个用户面临退网。铁通为此曾多次向工信部上诉。

北京互联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最大的IDC(互联网数据中心)和VPN(虚拟专用网络)服务商之一,也是21日发改委反垄断局调查的5家ISP公司之一,该公司总裁高红冰表示,在互联网接入上备受电信商挤压并描绘了中国宽带互联网的垄断格局:95%互联网国际出口宽带(电信62%,联通33%);90%宽带互联网接入用户(电信51%,联通39%);99%互联网内容服务商(电信65%,联通34%)。集中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形成双垄断。 针对反垄断调查,电信和联通相关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投入巨大没人能够理解。且电信和联通的投入基本上十年都不会收回成本,因为投资建设的问题,农村和偏远地方是电信或联通的接入,铁通和广电较少。

农村地区的宽带费一般在50元-70元/月,不同地方可能有差距,就算一个地方有个上百户,投入上十万甚至更多的成本要很多年才能收回,主要都是靠其他城市宽带运营收入进行补贴。

两大巨头独享骨干网

电信专家侯自强对本刊记者讲,“目前宽带业务牌照和骨干网只有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两家运营商拥有。中国移动没有骨干网牌照,带宽也不够宽,国际互联网出口1000G,移动才只有40G左右。”

移动和广电系统都没有宽带业务牌照。而工信部拥有发放基础网络运营商牌照和国际互联网出口的批准和管理权。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则拥有90%以上的国际互联网出口资源,并因此向其他宽带运营商收取费用。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牢牢把控着互联网的接入和网间结算,所有运营商都要掏钱买他们的宽带出口。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骨干网像主干道黄河和长江,北方和南方的母亲河。南方21省是电信的地盘,北方10省是联通的地盘,而接入网就像长江支流嘉陵江等,如果你要流动上网,必须要连到主干道长江才能和外界相通。

之前,具有国际出口的互联单位一共审批过9家,其中经营性互联网络供5家,最后整合为3家,即: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吉通、网通)、中国移动(铁通)。

据联通地方公司部门负责人对本刊记者讲,“2008年电信重组,铁通划给移动,可是工信部不允许移动对铁通在移动业务与固网业务上做交差补贴。虽然移动的下属子公司铁通有宽带经营权限,但移动对铁通很是看不起,铁通口碑也差,所以发展业务比较难。铁通40几个G的国际出口,小得可怜,铁通用户如果想访问国外网站,只能接入电信或联通的骨干网。”

“在铁通的骨干网传输能力不足,而且和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骨干网接口带宽有限的情况下,国内ICP(网络内容服务商)、ISP、IDC带宽都是租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设备,最终也是连到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骨干网才能进行数据传输和发送,受制于人。这就是这场战争的核心点之一。”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王振凯表示。

依照工信部的规定,铁通、长城宽带、歌华有线等其他宽带接入商在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网络发生互联互通时,都需要向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付费。而定价权则基本掌握在后者手中。这足以让广电方面动用央视和旗下网站在发改委没有公布结果之前提前介入。

据报道,工信部目前正在撮合三大运营商的合作,希望中国移动旗下的铁通能取消此前的举报,并希望三家能够达成和解,不要让“广电系”趁势打劫,借此进入基础电信业务。

觊觎者广电尚需“修内功”

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电信业垄断第一案在主流媒体及电信行业专家之间掀起轩然大波的真正原因是:三网融合的艰难推进以及广电、电信双方的利益争斗在此事件中得以充分体现。 广电方面希望发改委彻查,态度坚决。此时,广电总局打起了自己的算盘:自己不能介入三网融合的主要原因在于“没有牌照”,现在还不具备宽带经营权,争取尽快得到发展宽带业务的基础网络运营商牌照,进入电信行业,并在三网融合中继续保持对广电网络的独家管理权。这也是广电积极参与反垄断调查的主要原因。

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骨干网络资源垄断下的行业状况是:宽带业务支撑了拥有垄断资源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利润增长,而99%的广电网络运营商和大部分二级电信运营商的宽带业务却处于亏损的边缘。

“此次事件对于广电来说,的确是一个机会。”三网融合研究专家吴纯勇对本刊记者表示。

自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网、广播电视网和互联网三网融合以来,广电电信争夺战开始步入白热化阶段。

按照国务院部署,2010年至2012年为三网融合的第一阶段,重点开展广电和电信业务双向进入试点。但IPTV内容播控权、国际互联网出口权的争夺原本是广电、电信的重要分歧所在。

2010年7月,首批12个试点城市地区名单出炉之后,几易其稿的三网融合试点方案终于公布。

电信进行业务的系统建设、运营与管理,在试点城市发展IPTV;广电则获得了IPTV内容播控权,并可以基于自己的有线网络开展互联网接入、数据传送及IP电话业务。 电信和广电双方均可以利用自己的网络开展自己原有的业务和对方的成熟业务,成为全业务运营商。

而在试点阶段(2010年—2012年),双方的利益争夺尤为关键:广电要发展电信的成熟业务——互联网宽带业务,就需要从工信部处获得国际互联网出口带宽。更何况在争夺IPTV内容播控权无果的状态下,电信方岂肯拱手相让?

对于广电宽带来说,2009年开始的联通、电信的宽带升级则让其陷入了更大的危机中。 “目前,99%的开展宽带业务广电网络运营商都处于亏损的境地,由于要将用户收入的一半以上交给电信方购买宽带出口,再除去其他的网络改造、硬件维护等运营成本,有资质的广电网络运营商开展宽带业务经常会陷入入不敷出的境地,最好也仅是微利。包括宽带通在内的二级电信运营商及广电网络运营商需要向电信方付费以获取宽带出口,在带宽及用户体验上均没有保障,因此他们与电信运营商的差价可达30%-40%。”上述人士举例。

“三网融合试点,广电获得运营宽带接入牌照,但广电开展宽带进入真正的障碍是对接成本过高。”侯自强对本刊记者表示,“目前的《互联网交换中心网间结算办法》是原信息产业部2007年制定的,参考的是2006年国际价格。到今天美国的价格已经下降了近10倍,而我国的价格一直未变。高昂的对接和穿透费用成为拥有骨干网的运营商的摇钱树和压制竞争对手的利器,结果是恶化了宽带业务的运营环境。”

广电网络运营商体系“各自为战”、“市场化程度低”历来为在市场化方面走在前列的电信方所诟病。“从市场化程度及时间上来看,广电都远远不是电信的对手。”吴纯勇对本刊记者说,“2003年开始,广电网络运营商由事业单位转变为企业,有的甚至到2008年、2009年才完成企业改制。而以1994年中国联通的成立为标志的中国电信体制改革发展至今至少有十余年的历史了。”

广电方面也一直有打造下一代广播电视网(NGB)的设想。但与财大气粗的中国电信相比,广电在NGB网络建设的资金筹集和建设速度相差甚远。

义战龙城正版安卓版

QQ游戏2019

饺子记牌器